我为什么要走住家保姆这条路

 专业保姆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16 08:12
今年四月,我从菲律宾回来。我热爱那个国度,尽管国人对它误解很深。但很多像我这样,在那里生活一些日子的,都会被它深深吸引。不仅仅是碧海蓝天,不仅仅是丰富的热带鲜果,不仅仅是可以深呼吸的空气,还有,我们有一个只能身受无法言表的体会,就是,自由和尊严。  我在那里生活了四年多,有三年时间是做对外汉语老师,在学校教小朋友中文。教书的工作很轻松,和菲律宾的慢节拍有关系。当然,收入也很低。但我不太在乎。因为我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儿子。  2005年,我离异的时候,儿子才两岁多。后来,他随他父亲去加拿大才半年,就因为后母不喜欢,而被打发到菲律宾找我。不到7岁,一个人,坐着飞机,从温哥华到马尼拉。他的故事,在我们圈子里,被传为神奇。  两个人,孤儿寡母,异国他乡。多少困难,在神的扶持下都走过来了。直到去年九月,因为枫叶卡,因为更好的教育。我同意他回加拿大,回到他父亲身边。但是,他不愿意,一次次哭着求我不要让他走。三年前,那些他不愿意讲的事情,在情绪激动时,都说了出来。原来,他爸爸曾经带着一家子去旅行,而把他单独留在家里三天三夜;原来,他爸爸带着一家子去美国迪斯尼,而把他寄放在朋友家一个星期;原来,他平日在家,除了吃饭,不能出自己的房间门;原来,他曾经因为赶不上校车去学校,家里又没人,而在后院里等了一天,直到天黑,有人回来,再假装自己放学回来了.........原来,我的儿子,小小年龄,经历那么多。但是,我除了陪他哭,安慰他。我还是狠心送他走。因为,我给不了他枫叶卡,给不了他国籍。所以,又一次,他,一个人,从马尼拉到温哥华。他走的时候,说:“妈妈,你一定要来找我。”  儿子走了,故事也开始了。人性的丑陋,轮番上演,人情亲情,都比纸薄。。。。我不愿提及。  只是,目前,我已经无法联系到我的儿子。也联系不到他的家人。有时候,儿子会在QQ给我留言,小心说“妈妈,我挺好的,你放心吧!”  我不知道他所谓好是什么,但我放心不下。因为,我知道,在他回去的最初,他的后母曾经举着刀威胁他父亲,要他父亲把他送走,于是,他父亲报了警,这个女人被关押了一周之后,才接受我儿子进门。儿子虽然调皮,但及其善良,他曾经,跟我说,“妈妈,我原谅她了(指后母),因为她对我说对不起!”  我不怕儿子在物质上吃苦,在菲律宾他曾经有孤儿院的生活体验。但我放心不下,因为的怕他在精神受迫害。我想要回他的抚养权,让他生活在我身边。咨询机构的结果是,要争取权利,需要人到加拿大。  要到加拿大,谈何容易啊,像我这样,在国内,无车无房无约束力,旅游的移民倾向太明显;移民却是没钱没技术。  寻寻觅觅中,发现留学移民和住家保姆两个项目。综合比较,靠谱的还是住家保姆